文章居然長到我BLOG的版型塞不下,只好分段了。orz 此為8月10日~8月21日的日記。
貼心連結:上篇下篇
am_kikaku_ikki.jpg   

8月10日

昨天請SHIN代班的MINE一早就出現了。
就在ORION還在佩服她復原時間真短時,她就問了女主會不會去和IKKI去看「煙火大會」。(明明是架空世界卻把日本習俗都保留下來了,好違和啊XDD)
MINE語氣輕鬆地說自己會跟SHIN和店長去看,因為自己有兩位帥哥陪伴,所以贏過女主角只有一個帥哥。
其實MINE算是在消除兩人之間的尷尬,最後還補上一句「請和IKKI前輩單獨去看煙火大會吧,不要說因為FanClub很棘手,所以沒辦法去喔。」
嗯,MINE除了比較重色輕友以外本性還不壞嘛。

不過,FanClub……?

那群可怕的女人終於要出動了嗎!!啊啊和平(?)的劇情就要到此結束了嗎orz

失憶前的女主似乎跟IKKI約好了,而且還說要換浴衣過去。於是朝會一結束,IKKI就叫女主今天下班先回去準備,在房間等他過去。
兩人約定好18:30出發。不過過了20分鐘~又過了30分鐘~IKKI還是沒有來,於是ORION忍不住叫女主下去看。
一看,IKKI果然又被瘋女人軍團(對不起我愈說愈難聽了)包圍。FC的人死纏著IKKI不讓他走。
為了讓大家知道這群人有多討厭,我忍辱負重(?)決定還是把對話翻出來←?
「討厭,IKKI。不要管什麼女朋友了,一起去看煙火嘛。」
「而且也快來不及了嘛。跟我們一起玩吧~從這邊看還看得到一點喔。」
「啊……真是的。所以說,今天已經約好了。下次再跟大家一起玩吧,好嗎?再不趕快過去就看不到煙火了喔。」
「不要~我絕對不放手。」
「IKKI也認為你女朋友並沒有這麼重要吧?不然你早就甩開我們,去女朋友那邊了吧?」
「對嘛~對嘛~」
「呃,嘛。讓她等是沒什麼關係。不過我真的不想打破約定,我討厭毀約。妳們能瞭解嗎?」
「哈~IKKI真的好溫柔~」
「那,你親我額頭一下我就回去。」
「咦!?」
「妳怎麼偷跑!?」
「我才沒有偷跑呢!那親大家!親大家嘛!」
「…………親額頭嗎。」(你考慮個什麼勁啊啊啊啊啊啊!!!)
「嗯……唔。只是這程度的話倒是沒什麼關係。」(關係可大了啊啊啊啊啊!!!)
「各位,請等一下。」
「……RIKA。」
「不可以造成IKKI大人的困擾。時間已經晚了,今天也差不多該跟IKKI大人分開了,是不是?」
「而且,她似乎也已經久候多時,出來查看情況了。」
「咦!」
「……妳來了啊。不是叫妳在房間裡面等嗎?」(你居然還先告狀!ヽ(`Д´)ノ)
『……沒錯,我們來了!而且聽到了,也看到了喔!什麼叫「讓她等是沒什麼關係」?而且還要KISS,KISS是怎樣!』(為了讓ORION陪我們一起吐嘈,這邊也翻出來←?)
「真是令人困擾的人呢。IKKI大人明明也有自己的交友圈,卻只顧自己。」妳這妖女居然還火上加油,閃一邊去啦ヽ(`Д´)ノ)
『是說妳是誰啊!「妖怪貴婦人」嗎!』
「吶,妳。妳不是應該在IKKI大人叫妳出來以前乖乖地等嗎?你們約好了吧?」
「吶……讓妳等是我不對,不過為什麼妳不照我們說的做呢?」
『啥!?連IKKI都這麼說!?』(對嘛!為什麼搞的好像都是我(女主)的錯啊,豈有此理!!!(#`皿´))
「說好要妳在房間等了,對吧?」

此時跳出選項【……對不起。】跟【……我最討厭IKKI先生了。】
本人第一次玩當然是選了後者,而且還一邊想我第一次那麼痛恨乙女遊戲不能直接甩人的,就算有理由但也不用跟妖女一搭一唱吧!!!誰才是你的女朋友啊!!!
嗯……不過呢,選了後者反而會讓自己更火大。FC那群瘋子都指責女主太狂妄,就連IKKI本人也敷衍地說「好啦好啦」,甚至跟FC會員們自個兒玩去了。
雖然上面那串真的是在考驗人性沸點,不過想收CG的孩子還是低頭選擇前者吧OTL

【……對不起。】
「不,我才要說對不起。」
「好了,那今天就到這邊。她也已經來了,解散吧。明天見囉。」
「咦~這樣嗎~?」
「真沒辦法。明天見了喔~」
「好、好,明天見。」
「…………」
「…………」
「……她們走了吧。」
「……對不起。不要把那些女孩講的話放在心上喔?」
「讓妳久等的事,以及煙火大會來不及的事,都很對不起。」
「老實說,我本來是打算早點來的。」
「不,不該說打算,應該我確實提早過來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被大家包圍了。」
「為什麼呢?在前幾任女朋友時,她們都不曾像現在阻擾到這種程度。」
「啊~會不會是因為妳太可愛了,所以被忌妒了吧。」(不要在這邊耍天然啊IKKI,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呢_ノ乙(、ン、)_)
「……浴衣很不錯呢。剛看到的時候,我心都漏了半拍……很漂亮,很艷麗喔。」
「其實我在見到妳的時候,就想馬上跟妳說了。」
「啊……煙火開始放了。」
「其實我真的很想跟妳一起去祭典……」
「兩個人一起逛攤販,接著我便若無其事地對妳說『會走散喔』,牽起妳的手。」
「打靶好像不錯,裝作教妳射擊,就算接觸到了也很自然。釣金魚也很不錯。」
「嘛,就算只是兩個人一起看煙火,我也相當滿足了,不過……」
「…………」
「我們去看煙火吧。」
「這附近最高的大樓是哪一棟?要是能到屋頂上,就算在這一帶也看的到煙火吧。」
「斜坡上一定看的到,雖然有點距離。去看煙火吧。」
「把手給我,要開始衝囉。」
AMNESIA_0069.jpeg  
「啊……看到了……哦,看起來還滿漂亮的嘛。」
「這地點說不定意外地適合看煙火喔,比起人擠人,這裡輕鬆多了。」
「而且又可以跟妳獨處。」
「……坐在這邊看吧。」
【那個,靠太近了……】
「是嗎……?」
「這還算客氣的,平常的話至少都會摟摟肩膀呢。」
「不,如果妳允許的話,要在這邊做什麼都可以喔。反正只有我們兩個人。」
「在施放煙火的途中,沒有人會看大樓屋頂的。」
「……嗯?怎麼了,妳在警戒嗎?」
「哈。現在才警戒太晚囉。如果想拒絕我,應該在我們兩個到昏暗的地方獨處前喔。」
「……不過,如果妳不喜歡的話……」
「如果妳不喜歡手牽手,也不喜歡我緊貼著妳坐在旁邊,那現在馬上掙脫逃走吧。」
「我現在看起來很平常,但其實正在跟理性交戰。雖然我打算什麼都不做,但也沒辦法保證絕對不會出手。」
「……我不會做的。」
「因為我不想被妳討厭,而且,意外地,我覺得這樣就滿足了。」
「為什麼呢。只是像這樣坐在妳身邊……」
「嗯~……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應該是──這讓我非常高興吧。」
「……妳身上很香。」
「手很柔軟。從剛剛跑過來之後就十分溫暖。」
「靠在一起的肩膀……有點心癢難耐。」
「這些……全部都讓我意外地獲得滿足,感覺不壞。」
「……不過,這僅止於現在。我沒有辦法騙妳說光這些我就永遠滿足了。」
「那麼妳呢?我可以認為妳沒有逃開是因為不討厭嗎?」
「接下來呢?妳還是沒辦法接受我親妳嗎……?」
「啊,妳在緊張嗎?妳的手在發抖喔。」
「……吶,說些什麼吧。」
【……煙火,很美呢。】
「煙火啊,嗯~是很美。不過妳更美喔。」
「啊哈哈,開玩笑的。就算是我也說不出那麼土的話。」(害我嚇了一跳,想說這是哪個年代的求愛台詞XD)
「……我說啊。像妳這麼容易害羞,反而會讓人想捉弄妳喔。」
「……不冷嗎?要不要再靠過來一點?」
「…………」
「啊……結束了呢,煙火。要是永遠不要結束就好了。」
「……不,沒關係。明天也能看到妳。以後也是……」(跑第二輪再仔細看一次劇情,總覺得上一句的後半段講的不只是煙火呢。)
「還有20天……」

IKKI送女主回家後,意外發現妖怪貴婦人,呃,不,RIKA居然還在女主家樓下!!!嚇掉老娘一身毛!!!
當女主回到房間不久後,手機就響了。來電者未顯示號碼,不過女主現在的手機內只有IKKI跟店裡的電話,所以便沒有多想地接起來。
【妳認為IKKI大人是專屬於妳的嗎?請不要太囂張了。】

這通恐怖電話令女主想起之前也有類似的場景。
「請不要因為交往這點事,就認為IKKI大人是專屬於妳的。」
AMNESIA_0070.jpeg  
要是妳忘記這點的話……」

出現了!!!BOSS!!
ORION甚至說她就像對IKKI歷代女友懷有怨念、站在柳樹下的妖怪。還勸女主把她的號碼設為「妖怪女」。
這傢伙我真的喜歡不起來啊,雖然她在UKYO線(以下消音),啊啊啊IKKI線最大的敵人就是這傢伙了。


8月11日

AMNESIA_0071.jpeg  
今天一開始就是UKYO!!!UKYO我好想你啊!!!(*´д`*)ハァハァ ←此人UKYO本命對不起
IKKI線是唯一一個沒有任何BE牽扯到UKYO的路線喔!!!(因為有比UKYO更可怕的神經病出現了,不,我這句話絕對不是說UKYO是神經病!)
在這邊可以好好享受正常的白UKYO(並不是)

UKYO一陣寒喧過後(雖然女主跟ORION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這也是沒辦法的啊嗚嗚嗚),便問女主在跟誰交往,甚至很貼心地丟出四個選項SHIN、IKKI、TOMA跟KENT給女主選。(話說回來,女主不管在哪個平行世界都只有這四個人可以選嗎?XD)
女主說出IKKI的名字後,UKYO只跟女主說要小心不要結怨就飄走了。

雖然個人很私心地想喊出「UKYO不要走」,不過這畢竟還是IKKI線,所以IKKI馬上就來關切女主到底跟他聊了什麼。
女主對IKKI說UKYO的來意是奉勸她要小心怨恨自己的人。IKKI聽到,馬上衝去追UKYO問清楚。雖然IKKI也搞不懂UKYO在說什麼,但也看的出UKYO是真的在為女主擔心,因此兩人決定往後要提高警覺。

在8月1日的簡訊回信有選【はい、ぜひまた】的話,下班時IKKI會作為昨天的賠罪找妳看電影。IKKI在電影院中問妳要不要牽手時選【いえ、嫌じゃないです……】就能得到另外一張電影院CG。沒選其實也不會影響結局,不過最後必須集滿所有的CG才能得到額外獎勵。

AMNESIA_0072.jpeg  
「……嗯。總覺得第一次和妳做了像是男女朋友該做的事。」

這一天沒什麼劇情,平凡才是好事啊!
明天IKKI跟女主都休假,不過IKKI明天和人有約,所以不會見到他。
一回到家後,又有未顯示號碼打來,原來是SAWA跟女主已經約定好明天中午要去買合宿相關的東西,SAWA打來確認。


8月12日

一見到SAWA,沒等女主開口,她就滔滔不絕說了一堆。對我方來說真是最好的情報源w
她透露出這次的團體旅行是撞球同好會的合宿,總共約17~18個人,不過除了SAWA以外幾乎都是IKKI Fan(好可怕啊,撞球同好會根本是藉口吧!!!根本是FC的出遊活動啊!!!)

SAWA也趁這個時候問女主跟IKKI的交往情況。
據SAWA說,女主一開始很討厭IKKI,高二夏天剛開始打工時還跟SAWA抱怨「我打工的店有個同事很差勁。」,然而等到女主考完大學回去打工後,突然就加入了IKKI的FanClub(!?),接著就在不知不覺中開始跟IKKI交往。
對於女主這麼大的改變,SAWA很擔心女主是被IKKI的眼睛擄獲,還是真的喜歡IKKI。

【……除了那時候說的事以外,剩下的我不能透露。】

↑雖然是自己選的選項但還真神秘啊orz
SAWA又提起IKKI和每個女朋友都不能維持三個月以上關係的事。女主和IKKI到月底就滿三個月了,這下真的沒問題嗎?不會跟其他女生一樣一到期限就被甩了嗎?
這時女主回想起IKKI跟MINE說過的話:
「明明只剩一個月了,卻還要從一開始重新建立信用嗎?我還是第一次陷入這種苦戰啊。」
「剩下不到一個月,我想也差不多了吧。」
而且女主在失去記憶前還曾經跟SAWA說『過了第三個月的時候是關鍵。』,SAWA這席話又讓女主想到之前的事。

AMNESIA_0073.jpeg  
「對了……不然就交往三個月看看吧?」
「……嗯……嘛,真要說的話,是對妳有興趣吧。」
「妳也對我有興趣吧?」
「……哈,要是妳沒興趣的話,為什麼要混在那些女孩子之中等我出來?」
「嗯……算了。總之我們交往吧,就三個月。」
「……為什麼?」
「不喜歡就不能交往嗎?」

想起過去的回憶對女主造成衝擊,於是她當場倒下……


8月13日

女主醒來後,第一件閃過腦海的事就是IKKI的名字。
接著,她緩緩睜開眼睛。在她眼前的又是名不知名的男子。
AMNESIA_0075.jpeg  
(啊啊啊啊我在UKYO線某BE的心靈創傷到現在還沒平復啊啊啊,冷不防看到你還是讓我嚇了一大跳(艸 ))
男子看女主起來,便擔心地問她發燒還好嗎?會不會難受?
因為女主昨天昏倒時,外頭也開始下雨,因此引起發燒。

等男子走遠後,ORION就跑出來跟女主說明狀況。
【今天的打工呢……?】
ORION解釋男子已經打電話去店內幫女主請假了,換得店長一句「跟她說,要是敢在完全康復前回來上班我就二話不說辭掉她!!!」
店、店長,這也是你的關心對吧||||

由於女主腦中的記憶正在慢慢復甦,所以頭會相當疼痛。ORION勸她先把IKKI的事放一邊,現在只要專心讓身體早點復原就好了。
雖然ORION這麼說,但女主的記憶還是不斷朝女主襲來……

AMNESIA_0076.jpeg  
「……這樣就完成了。記住了嗎?再做一次吧?」
「嗯?怎麼了?」
「……啊,我想到了,抱歉。因為我沒戴太陽眼鏡吧。」
「小心不要看這邊喔。只要不看我的眼睛就不會產生效果,就維持這樣繼續吧。」
「因為要是讓妳一直發呆下去,我也不好教呢。」
「……咦,妳說沒效?」
「不,有效吧。因為妳現在不正愣愣地盯著我嗎?」
「哦,真的嗎?那妳能看著我的眼睛這麼說嗎?」
「妳看,什麼都沒辦法說吧。妳說一次看看,『請不要自戀了』。」

……是這樣啊……
第一次看到IKKI先生的時候,我和大家一樣被他給迷住了……
那時候並不是沒有效。
但是,IKKI先生他……

「咦,妳現在要回去嗎?」
「啊……」
「嗯?啊……嗯,我現在正在忙沒錯。」
「沒關係,不用在意,馬上就結束了。」
「……呃,妳是叫做妙子(TAEKO)吧。總之,妳是想和我交往對吧。」
「嗯、嗯……!」
「對我來說,交往就只是盡該做的事,這樣可以嗎?」
「咦……」
「如果妳能接受的話,我現在沒有對象,要我跟妳交往也沒關係。」
「當、當然沒問題!這樣就夠了!就跟夢一樣!」
「啊,是喔。那我們就交往三個月看看吧。」
「啊,雖然我說了盡該做的事,不過我不會強迫妳的,別擔心。」
「好的!我、我完全沒擔心那種事!這是我的聯絡方式,請跟我連絡!」
「嗯……啊,抱歉。登錄很麻煩,妳幫我登好嗎?拿去,這是我的手機。」
「不、不好意思……實在很厚顏無恥……那我就向您借一下……好了,登錄完畢。手機還您。」
「……嗯。」
「那接下來三個月就請您多多指教了,那個,我就先告辭了……!」
「…………」

「怎麼了?妳也想跟我交往嗎?」
「嗯……跟她分手後下個就換妳吧?」

IKKI先生……
IKKI先生,你……!

記憶中的女主收到一封簡訊,記憶就停在這裡。

是說啊,IKKI你會被女主鄙視被旁人懷疑完全怨不得人啊,你是哪間慈善機構出來的免費牛郎嗎?(扶額)
就算是知道詳情過後我也完全沒辦法幫你講話啊,跟尤其是不知道真相還能一次玩出HE的太太們,妳們是神吧.


8月14日

在女主剛醒來,意識還很模糊時。突然聽見昨天那名男子(原來你還在啊XD)招呼客人的聲音。
男子問對方是誰,對方反問我才想問你是誰,還問為什麼會有年輕男子在自己的女朋友家。
由此可得證來的人是IKKI。
不過讓男友撞見另外一個男性正在家中照顧自己,也不是一件好事,於是女主起身打算……但……

AMNESIA_0078.jpeg  
「沒關係,妳不用起身。」

嗚哇!!!!你是誰啊!!!!!!!!!!
對話框還很貼心地幫人名旁邊加了個問號,這傢伙是跑錯戲棚嗎!?

「妳可以先說明嗎?現在是什麼情況?這傢伙是誰?」
我才想問你咧.

男子跑來問女主這個戴著面具的怪人是誰,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嗎?
IKKI(?)也逼近女主再次問男子是誰,此時跳出三個選項:

【他是我的青梅竹馬!】
【他是我的兄弟!】
【怪人!我要叫警察囉!】

正確選項是二,不過我還是忍不住選了三……

「什麼?這傢伙是怪人嗎?」
「我說你啊,最好在受傷之前趕快出去。」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經歷過許多衝突,相當習慣打架了。」
「你想嚐嚐苦頭嗎……?」
「快滾!怪人!」

想也知道是在說你吧!!!IKKI(?)!!!!!!

這時KENT跑過來勸IKKI先脫掉面具,IKKI這時才想起自己還戴著面具。
AMNESIA_0080.jpeg  
(喂!居然還忘了是怎麼回事!)

經由KENT的解說,原來IKKI是為了預防自己在衝來女主家時發動謎之力量被女人包圍,所以戴上面具作為完全防備。對IKKI來說面具是不會突然脫落的完美防具。或許以常理來說很難接受,還請女主瞭解唯有今天不想被妨礙的男人心。
聽起來是相當合理,不過……

『呆子啊!就算女孩子不會靠過來,警察也會來關切啦!』
感謝ORION完美的吐槽。

一直待在旁邊的男子忍不住介入兩人的對話。
「也就是說,這個蒙住臉的人不是變態,而是她的男朋友囉?」
「沒錯,他叫做IKKYUU。不用加上稱謂,直接稱呼就好。」
「是IKKI。抱歉,請絕對不要叫我IKKYUU。」

KENT說明他是IKKI的朋友,男子也表明他是女主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名叫TOMA。(終於可以把名字打出來了OTL)
「她的爸爸是我媽的前夫,而她是她爸爸和前妻生的女兒。也就是說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我一直把她當作乾妹妹照顧她。」
……老實說我第一次看時完全看不懂www
於是KENT出來解釋,TOMA的母親和女主的父親以前各自都離婚過,而在之後TOMA的母親和女主的父親結婚了,這時兩人在戶籍上是兄妹關係;然而TOMA的母親和女主的父親之後又離婚,兩人就成為毫無關係的人,但TOMA還是把女主視為乾妹妹來看。(TOMA真的是不管在哪條線都想擔任照顧女主的角色呢)
TOMA再次補充,他們的父母都已經結過三次婚了,IKKI忍不住吐嘈「真是沒有誠意的人呢。」(這種話從你口中說出怎麼怪怪的w)

IKKI也重新向TOMA正式介紹自己是女主的男友。並說既然兩人沒有血緣關係,能不能讓自己來照顧女主,他實在無法接受有年輕男子住在自己的女朋友家,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猛烈地吃醋了。
不過TOMA似乎沒有讓步的打算,於是就交給女主決定。

【那就麻煩IKKI先生了。】

既然女主都這麼說,電燈泡們也就先行告退。
雖說是看病,但藥、食物等TOMA都已經準備好了。而且女主的燒也退了,看起來沒什麼大礙,但IKKI這幾天還是相當擔心女主的病所以跑來了。
AMNESIA_0081.jpeg  
「……我很擔心妳。」
「他們說妳發了高燒在家休息,就算我傳簡訊或打電話給妳也得不到回覆,所以我真的……很擔心。」
「我知道自己這那打扮真的很亂七八糟。」
「我明明已經很著急了,KEN那傢伙居然還說『不要趁機玩起來』……我當然知道啊。」
「但是,我無論如何都不想讓那些女孩子攔住。」
「早一秒也好,我想盡快看到妳的臉。我很焦急,在打工中不斷失誤,因此被店長罵了一頓。」
「或許我明天得接受基礎訓練了吧。」
「不過,妳似乎比我想像中的還有精神,太好了……」
「雖然很丟臉,不過能衝過來真是太好了。能和妳兩人獨處,實在太好了……」
「…………」
「啊……看到TOMA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很焦躁,所以更加失態。」
「不過,妳和TOMA之間沒什麼。也不需要在意。」
「……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做出這麼難看的行為。」
「和妳在一起,讓我愈來愈奇怪……」
「但是,和妳在一起,也讓我愈來愈開心……」
「只是聽到妳的聲音,只是聽到妳的呼吸,心情就逐漸平靜下來……」
「在妳身邊,我變得相當幸福。」
「──所以,我想見妳,想見到甚至做出愚蠢的舉動。」
「…………」
「……我真狼狽呀。」
【IKKI先生喜歡我嗎?】
「…………」
「……喜歡。我不是說過了嗎。」
「妳到現在還不相信嗎?就算這樣,我也正以自己的方式好好珍惜妳。」
「還不夠嗎?還是沒辦法相信我嗎?」
「……吶,妳該不會一直想聽我說出這句話吧?」
「……如果妳懷疑的話,我再說一次。」
「不過,話先說在前面,這句話太害羞了,所以我不想說太多次喔。」
「…………」
「我喜歡妳。甚至覺得這份情感就是所謂的『喜歡』。」
「就算被其他的女孩子們包圍,我也只想著妳,只想碰觸妳。」
「…………」
「…………好了,告白結束。」

接著,IKKI會問女主信不信任自己,能不能讓他住下來就近照顧她。
看到上面這串告白大家就行行好(?)選【じゃあ……お願いします】吧ヽ(*゚∀゚)ノ


8月15日

IKKI一早先和女主打個招呼,就去打工了。由於他一直等到時間趕不及才叫醒女主,走得相當急忙。
女主今天仍舊請病假在家休息,ORION便趁這時問她想起了什麼。
女主將妙子(TAEKO)的事告訴ORION,ORION狠狠罵過IKKI一輪(什麼爛男人、活著的廢物等),卻覺得他對女主的態度似乎不太一樣。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IKKI是認真想和女主交往,應該沒有必要執著在那三個月的期限,於是ORION不禁反問女主認為IKKI是抱持著什麼心情和他交往的。
這天由於女主在養病所以沒什麼劇情,只有ORION的訓話(?),最後還是決定繼續靜觀其變,看會不會出現和IKKI有關的情報。


8月16日

(疑惑太高的話,今天會進入BAD END「やるじゃない、神さま」,我個人很喜歡這個BE,可以說我是因為了這個BE才開始喜歡IKKI的(喂))

女主恢復健康,回工作崗位。
沒做好健康管理的女主,一回去就被店長抓去做基礎訓練.

AMNESIA_0082.jpeg  
首先得喊大聲喊50次「來客為敵」。
接著要朗讀店長經營管理的基礎──『店是戰場』的第一章『出擊之前』。
最後則是營業笑容的特訓。

……店長是鬼啊,你是鬼啊!!!!!!囧

下班回家時,IKKI提到女主喊口令的聲音大到連廚房都聽得到。還補了一句「啊,不過就我個人來說還滿開心的,因為連在廚房都聽得到妳的聲音啊。一想到拚命接受訓練的妳我就一直笑。」喂,這真的不是單純的損人嗎www
玩笑歸玩笑,IKKI還是提醒女主要好好調養身體,因為合宿應該會對她造成負擔。(呃,你的FC真的很嚇人啊……)

女主回到家不久,IKKI就打電話來了。說好聽是叮嚀她身體還沒完全康復,早點睡。
實質則是手機督促,IKKI叫女主不要掛斷電話,等他確實聽到女主換好衣服爬進被窩的聲音才能掛w

過了15分鐘,女主換好睡衣,對電話一頭的IKKI說她確實爬上床了。
「從剛才聽到妳從電話那端發出的聲音,我就不斷在妄想妳現在在做些什麼,跟個變態一樣。」
AMNESIA_0085.jpeg  

『喂───!你在妄想什麼啊─!拜託不要!變態!』
「和妳一起聊天很開心,但聽見妳生活的聲音也很不錯。感覺好像妳就在這個家裡。」
「如果這不是妄想的話就更好了……」
『……啊啊,是這種妄想啊。』
ORION君你在想什麼呢www

掛掉電話前,IKKI本來似乎想跟女主商量什麼,但後來又認為內容太長而放棄。留下一頭霧水的ORION跟女主。


8月17日

下班時,IKKI再度提起昨天本來想說的事,然而又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決定不說了,只說今天有事無法送女主回家,叮嚀她一個人回家要小心。

晚上正當女主準備就寢,突然又接到IKKI的電話。
IKKI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醉了,說他說什麼都想聽到女主的聲音,不然會死,請求女主讓她補充氧氣,隨便說些什麼都好。他還表明自己其實是想和女主見面的,不過無法保證自己不會襲擊女主就作罷。
因為IKKI表現有點奇怪,令女主有些擔心,考慮要過去找他(選項:【そっちに行きましょうか……?】),此舉被ORION稱為真勇者XD
「……咦,要來,是指來我家嗎?很危險喔,我比夜路還危險喔?」(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www)
IKKI想了一下,最後決定過去接女主,而走在寒冷的路上也讓他酒醒了不少。
不過就在他讓女主進家門,泡了咖啡給女主喝後,自己又開始灌起酒(喂!)

AMNESIA_0086.jpeg  
「……吶,今晚可以住下來嘛。」
「要是妳走了,我今晚就會這樣窒息而死了。」(這是威脅嗎!?)
「我保證我什麼都不會做。」
「真的,什麼都不會做……」
「…………」
「嗯……不然,妳要是懷疑的話,可以拿些什麼把我的手綁起來。要的話把腳也纏住。」
「不能動也好,不能碰觸妳也行,拜託妳留在這裡。」
「拜託妳不要離開。我好痛苦,快要死了。」
「請妳留在這……」
【……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喔……就算我這麼說,看也知道這是騙人的吧……」
「………………」
「……總覺得,終於可以呼吸了。」
「那當然是錯覺,但是壓在我身上的重擔太過沉重了,讓我很難受,快要窒息了……」
「只有當妳在旁邊的時候,我才有卸下包袱的感覺……」
「…………」
「……再不久就三個月了。剩下不到兩個月呢。」
「但是妳依舊一點也沒有沉醉於我。」
「……或許是這個緣故,最近有很多女孩子向我搭話。」
「嘛……簡單來說就是告白。」
「我應該覺得感激,應該覺得高興,不過……」
「……我終究都必須拒絕她們。這麼一想,就讓我覺得被人說喜歡很沉重。」
「只要她們能展開笑顏就好了,就算是謊言,只要她們能笑就好了……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會因此而哭泣。」
「我呀,認為女孩子不過是個能開心玩樂的對象。」
「但是……我的內心還沒完全封閉,沒辦法無動於衷地看待讓人哭泣的事及遭人指責的事……」
「再更……明確一點。再更……快樂一點。」
「我想這麼做,也致力這麼做。」
「但是辦不到。心很痛。」
「錯的人……傷害對方的人明明是我,對方明明絕對受到傷害了。」
「但是,我啊,即使傲慢,卻感覺自己也受到傷害了。很過分吧……」
「今天那個女孩子,她哭著說『好想死』,眼淚撲簌撲簌地、撲簌撲簌地掉下來……」
「我看到她這副樣子……心中想的不是很抱歉,也不是好可憐,而單純只是覺得『好沉重啊』……」
「總覺得,周遭的世界成為一個巨大的群塊,打算壓垮我。」
「令人窒息,喘不上氣……」
「我心想著──『啊啊,快點結束吧』……『我好想見妳』……很過分吧……」
「不過,我知道的。只要有這雙眼睛,不管我怎麼做,也無法從這重量逃開。」
「不管是選一個人,還是選擇全部人,又或者誰都不選擇,結果都是一樣的。一樣都有人會受傷。」
「既然如此,只能享受快樂了,不是嗎?除了讓心像冰塊冷酷以外別無他法,不是嗎?」
「所以,藉由各式各樣的方法,和女孩子開心玩樂尋得慰藉就好了。」
「我決定以這種生活方式過活。現在也是如此。」
「不管和哪個女孩子都明言只交往三個月,然後就結束了。不過這段期間內我會帶給她很多快樂,而自己也得到快樂。」
「像這樣明確地交往,雙方都能HAPPY,這不是很好嗎?不覺得很輕鬆嗎?」
「……可是,也有些女孩子會在中途介入,說出:『請和她分手』。雖然我會拒絕,但這令我感到沉重。」
「然後又是沉重……沉重、沉重、沉重。」
「快窒息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有我在,你就能放鬆嗎……?】
「嗯……非常放鬆。」
「只要一聽到妳的聲音,心情就愉快起來。」
「是真的唷……?」
「啊……這雙眼睛,真的是……」
「為什麼不能調整成只對想要生效的對象起作用呢……」
「…………」
「……抱歉。說了一堆鬱悶的話。」
「妳能聽我說,讓我輕鬆不少。」
「我好像有點想睡了……」
「抱歉……要妳陪我……」
「…………」
「再一下……」
「…………」
「……吶,這次換妳說吧。說什麼都可以。」
「要是能一邊聽著妳的聲音,我似乎就能睡著…………」
「說些什麼都好……吶……拜託妳……」
「…………」


8月18日

醒來當然是在IKKI家。
畫面切到打工場所後,UKYO就出現了。
AMNESIA_0087.jpeg  
是UKYO啊啊啊啊啊哈啊哈啊!!!!!(*´д`*)ハァハァ ←第二次強調,此人是UKYO本命
UKYO是來勸告女主要留意明天開始的合宿的,他提醒女主如果心中已經知道有誰可能會對她不利、甚至散發殺意,就要特別小心那個人。
聽到UKYO的話,有個人馬上出現在女主的記憶中。

AMNESIA_0088.jpeg  
「請不要因為交往這點事,就認為IKKI大人是專屬於妳的。」
「要是妳忘記這點的話……」
「──或許會請妳去死。」

想起記憶使女主又一陣暈眩,IKKI見狀擔心地跑了過來。UKYO將女主交給IKKI後,就表示自己不會再靠近女主了,因為自己也是個危險因子。
「我想,我們不可能再見到面了……保重。」
(在每個路線每次看到這句話我都一陣心酸,既然女主活著就表示UKYO他──QAQ)

回家路上,IKKI把合宿的指南交給女主,這才知道RIKA是這次合宿的總幹事(也就是說大家等著吧,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的Orz)
另一方面,女主有時已經聽不到ORION的聲音,這表示她離取回記憶的日子不遠了,也勢必和ORION分離。
明天的合宿將會是一個良好的刺激,ORION是這麼覺得的。


8月19日

終於要進入恐怖故事的階段了(?)
撞球同好會的人在車站前集合(總共只有3名男性是什麼組成啊!?),由總幹事RIKA講解行前須知後,眾人便出發前往位於信濃的山莊『信濃道』。
SAWA跟MINE看到山莊老闆就決定將他納入攻略目標,這部分先放一邊去(?)
重點是這邊的IKKI……

AMNESIA_0089.jpeg  

正贏得花痴女們(FC)的滿堂采。
不過賤女人們(啊對不起我又罵得更難聽了)除了尖叫以外,也不忘記順便酸一下IKKI的現任女朋友,也就是女主。
但IKKI用唇語表示希望女主留下來看,正確選項是離開,不過我心軟選了讓女主留在原地,FC的人也酸得更開心。(IKKI你這是在害她吧!!恐怖透頂了!!!)

夜晚,MINE前來女主跟SAWA的房間問她們要不要參加大廳舉行的撲克牌比賽。女主婉拒邀約留在房間內(選項:【やめとく】),SAWA則是為了一看山莊老闆的英姿和MINE過去。
SAWA她們才剛走,IKKI就走來女主的房間看看,發現女主居然沒有下去。原來他是怕自己被發現待在房間內才逃出來的,問女主能不能讓他躲在這裡。(喂,留一堆妖怪在下面,這樣不是更增加她們的忌妒心了嗎!?)。
不怕死的女主(其實是玩家我)選擇讓他留下來,IKKI一坐下來就放鬆下來地說他很累,另一方面也發現自己愈來愈離不開女主。
他認為自己原本就不該出現在像現在這種很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場面,不然大家就會顧慮他而玩不下去。(也是,一直聽女人尖叫是要怎麼認真玩遊戲)
「吶,我看起來很受歡迎吧?」
「……但不是,我其實是個會妨礙到大家的討厭鬼。」
【不能參與讓你覺得很寂寞嗎?】
「…………」
「…………唉,被妳打敗了。」
「哈哈。沒想到會被妳說中。」
「明明到現在都沒有人發現,真的是敵不了妳呢。」
「…………」
「……嗯,其實我很寂寞。」
「普通地……我只是想普通地和大家一起玩。普通地和大家交談、吵架。」
「想像妳一樣……和大家正常地交談。」
「比如說是KEN,雖然常常把我當成笨蛋耍,卻也不會無條件地讚揚我。」
「妳也是,能很平常地跟我說討厭就是討厭,想做就是想做。」
「對我而言,光是這點就很了不起了。就像是奇蹟一樣。」
「……妳大概無法想像吧,我所生活的世界。」
「我真的很感謝一直和我搭話的妳。」
「大概比妳想像中的還要更加認真地……」


8月20日

SAWA抱怨今天似乎也沒辦法好好打撞球,MINE也說從遠方就能聽到撞球場的尖叫聲。
SAWA不禁懷疑女主怎麼會跟那種人交往,MINE也附和說她今年春天剛打工時,看到的女主是很討厭IKKI的。
因此兩人再度追問女主是不是突然被那雙眼睛騙了。
現在有ORION寄宿在女主的內心,所以不太會起效用,那麼以前呢……

【……一開始就有發揮作用。】
【……其實我只是裝作無效而已。】

呃……不管哪個選項都是在說「其實是有效的」,這算是選項劇透嗎……

MINE很驚訝,希望女主能告訴她到底是怎麼克服的,沒想到這些話也被當事者IKKI聽到了,IKKI當然也來追問她詳情。
不過SAWA馬上就來調停,女主也因此逃過一劫。

晚上,妖怪女,呃,不,RIKA說夏天的夜晚就一定要舉行試膽大會。(所以我說,為什麼明明是架空世界,而且每個人都穿得奇形怪狀的,卻這麼遵從日本的傳統呢orz)
據說在50年前有個為情所困的女子在這附近的森林上吊自殺,這次要行走的路線就是那名女子走過的路。
說明完路線發下地圖後,RIKA還補充了句要大家小心腳滑,還有不要被那名女子給抓走了……

女主抽到和FC的其中一個死忠會員一組。RIKA跟IKKI也各自和FC的熟面孔同組。
分完組別後,IKKI就一直偷看女主,似乎是有話要跟女主說。
他問女主要不要途中各自從組別中逃離,兩人偷偷去哪邊閒晃。
(這邊選錯選項的話,會進入BAD END「君を壊した子たちを壊して」,喜歡這個BE的人也不少,大家可以看看IKKI黑化。)
【不,還是不要比較好。】

30分鐘後,女主那組也即將要出發。女主照地圖走著走著,卻發現自己似乎迷路了,仔細一看才發現地圖根本就不太對勁,而這時和女主同組的FC會員也消失了。
女主打算回頭,卻聽到周遭傳來腳步聲。
原來是IKKIヽ(*゚∀゚)ノ

和IKKI一組的女孩子中途棄權, IKKI這下正遇到女主,而且和女主同組的人也不見了。看到女主嚇得發抖的樣子,反而讓IKKI湧起了想保護、想抱抱她的心情。(我懂我懂,就像是家中養的小狗在發抖會想去抱牠一樣←並不是)
眼見試膽也玩不下去了,IKKI就提議兩人棄權,一起去看山丘看星星。
路上,IKKI又問起今天早上的事。他問女主,自己的眼睛對她也有效力嗎?至今為什麼不說?是因為她現在還相信『一愛上IKKI就會被甩』的傳聞嗎?
【……現在不相信了。】
IKKI謝過女主,一邊面帶苦笑,自嘲地說這個傳聞是由不相信他『體質』的男生們放出的消息,畢竟自己根本不用努力讓女性愛上自己。
像女主一樣,能夠在接近IKKI後再冷靜判斷IKKI能不能相信的人,也只有KEN了。

走著走著,就到達目的地了,IKKI開始說起他小時候的事。
 
「以前,在我小的時候……」
「我曾像現在這樣,一面眺望著星空,向流星許下願望。」
「──『我想受女孩子歡迎』。」
「哈哈,真是個無藥可救的小孩吧。就連我自己也覺得,自己難道就沒其他願望好許的嗎。」
「……不過,在那之後,周遭的女孩子對我的態度都變了。」
「很不可思議地,大家都對我很溫柔,讓我嚇了一跳。」
「……然後,隨著年齡增長,女孩子的反應也愈來愈明確。」
「上了中學時,我才確信『那個願望實現了』。」
「……可是,我一點也不高興。」
「有很多女孩子愛上我,我也因此失去了所有的朋友。」
「……我不需要這種力量。我那時候的期望是錯的。」
「如果能夠重來,我希望能再一次修正那個願望。」
「這次,我不會再許下那種願望。我會說『但願我喜歡的女孩子能愛上我』。」

呃,所以大家不要亂對流星許願啊!!!
至少在AMNESIA的世界是,這個世界的神都亂七八糟的_ノ乙(、ン、)_(看著UKYO線)

AMNESIA_0096.jpeg
「…………」
「……啊,有流星。」
「……」
「但願妳能愛上我。」
「……但願這個擅自的親吻不要惹妳生氣。」
「可以的話,但願能再讓我親一次。」
「……剛剛那句是對妳說的願望喔?」
「……不可以?」
【…………】
「…………」
「……我喜歡妳。」
「啊~我許的願望沒有實現的樣子。」
「第二次的奇蹟……太貪心了嗎……?」

201201251626_001.jpg  

8月21日

一早MINE就衝進SAWA跟女主的房間,說她自FC那邊打聽到,昨天的試膽大會其實是RIKA她們打算對女主不利。
包括女主的搭檔會突然失蹤、錯誤的地圖以及一開始的人員組成都是事先串通好的。
原來每個組別都會搭配一個FC會員,而且在女主的組別進去森林內,所有FC的會員就都已經先進去了。
剩下MINE、SAWA、IKKI等人還留在原地還沒出發。
之後IKKI的搭檔說要棄權,IKKI馬上就出發找女主,因此FC的計畫也無法得逞。

據SAWA所看到的,IKKI昨天慌慌張張地地去找女主,或許是察覺到FC會做出這種事。
女主本來打算和IKKI道謝,不過由於FC的人都還在這,因此決定之後再說。
於是合宿三日就此平安落幕,可喜可賀!

AMNESIA_0097.jpeg  
一到家ORION就高興地叫了出來,玩家我也是啊!!!都不知道那三天有多可怕!!!(艸 )
而透過這次合宿他們瞭解到IKKI的為人,藉由這幾天IKKI的表現,以及昨天在看星星發生的事,都能得知IKKI是真心喜歡女主的。
如果女主的記憶慢慢恢復,女主也會因此逐漸看不到進駐在她內心的精靈ORION,因此他們開始考慮能告訴IKKI真相,依賴他。
就在這時,IKKI正好傳了簡訊來……

大意是希望這陣子能和女主分開一下,女主回訊問為什麼,IKKI也不肯說,只說明天打工見。



貼心連結:上篇下篇

,

香蕉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